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没事了,别怕。”
那个人笑着对我伸出了手,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满是温暖的光泽。可是我这么冰冷,刚从暗巷逃离的我狼狈又迷茫,本来受尽了欺骗和折磨的我已经不再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了,但是他看起来好温暖、好善良。
我忍不住把手放在他的掌心,等待刺下的一刀,却只是感受到了手掌握紧的温暖。
惊诧地抬头,却看到他回眸,温柔地对我笑了笑,像是天使,又像是神明。
“别怕,我们走吧!”
我愣着,下意识点了点头,他笑得更是温柔,我像是被夸奖的孩子一般。
真的有这么幸运吗?这个人,真的是这样的吗?
浸淫于暗巷过久的我内心忍不住被黑暗吞噬,看着他柔软的后背,想要把这个人独占,就像是想要独占珍宝一般,也像是渴水的旅人抓紧了水杯一般。
看着他发丝在阳光下亮得晃眼,握紧的双手温暖干燥,这温度像是刺进了心里一般扎人。
他是我最后的救赎了。
是了,所以不能污染他。
我握紧了那只攥着的手。

“别哭啊,这是正常的呀。”
他还是那么温柔,伸出了手,抚摸过我脸庞上的泪痕。我止不住泪水肆意滚落,想要拥紧他却又不能抵消他生命的流逝。
“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他永远都是这么地温柔平和,而我的太阳就要熄灭了,我唯一的希望,我所有的精神支撑。
他的手越发冰冷,像是暗巷角落那些弃尸的温度。我害怕,我惊恐,我愤怒,我无能为力。
“不要……不要离开我……”
痛哭让我几乎无法开口,但是我一定要说出我想说的话,这是他教我的,去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我把他的手贴在我的脸上,期待着可以用我的温度让他温暖起来。
他轻笑了下,像是羽毛掉落到了尘世,而他就要随着上帝同去了。
“不要……不要……不要——!”
我的嘶吼像是野兽般的原始,沙哑的嗓音随着他最后的生命流逝殆尽,一点不剩。
我终于忍不住,抱起他彻底凉透的尸体哭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收去的不是我的性命?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遭受这样的折磨?
他曾经对我说,无论什么事情,两个人一起承受总比一个人死扛好得多,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可以分享这份绝望和悲戚的对象了。
骗子,什么都是假的,唯有这悲痛这么真实,狠狠地刺进胸口,痛得一塌糊涂。
但是这么痛却还没有死亡,为什么死亡和解脱还不降临?这就是地狱吗?我果然是个该被诅咒的对象吧?

太阳落了,而夜晚,总有那么那么久。



~~~~~~~~~~~~~~~~~~~~~~
夜半所感,其实听着的是这整张专辑,想起盖兹比的热烈激情和苦痛沉寂,想起了最近的事情。
要说的话,其实这两个人都是我,只是充满坚定的希望和斗志乐观的我死去,而我却无法挽留的感觉吧?或者是我热情的喜爱渐渐消亡,内心渐渐死去,心如死灰的感觉?
多希望你也可以看到,但又不希望你会看到。
希望你会喜欢我,还不如自暴自弃地单身一生。反正我也只是迷恋喜欢的感觉,我不是真的喜欢你。
缺了你这根支柱,我也能在断壁残垣里钻来钻去,这伤害不了我。
不想责备你,却也找不出理由说个七八。
好累啊,我要笑不起来了……

评论
热度(3)

© 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