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白白今天也要英雄不朽

相对无语,唯有泪千行

“没事了,别怕。”
那个人笑着对我伸出了手,栗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满是温暖的光泽。可是我这么冰冷,刚从暗巷逃离的我狼狈又迷茫,本来受尽了欺骗和折磨的我已经不再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了,但是他看起来好温暖、好善良。
我忍不住把手放在他的掌心,等待刺下的一刀,却只是感受到了手掌握紧的温暖。
惊诧地抬头,却看到他回眸,温柔地对我笑了笑,像是天使,又像是神明。
“别怕,我们走吧!”
我愣着,下意识点了点头,他笑得更是温柔,我像是被夸奖的孩子一般。
真的有这么幸运吗?这个人,真的是这样的吗?
浸淫于暗巷过久的我内心忍不住被黑暗吞噬,看着他柔软的后背,想要把这个人独占,就像是想要独占珍宝一般,也像是渴水的旅人抓紧了水杯一般。
看着...

3

小号和喜欢的小姐姐结成羁绊了,小姐姐非常可爱,忍不住拿出了落灰的板子出来画了画……
以及《花语学院》的新活动套真好看啊……虽然妆的眼距太开了点,不过服装还是非常惊艳的……

3

【Gency】N·Y(现代黑社会AU)

一、

捂着伤口,血液还在不断地从伤口渗透出来。十二月的纽约,这个嘈杂的城市也难得因为寒冷而显得冷清起来。高楼交杂的小道像是深渊一般,源氏的喘息在空间里回荡着。随着鲜血的流失,他的体温越来越冷,干涸的那些把他的大衣弄得硬邦邦的,冬季的冰冷从四肢渗入他的身体。源氏一个踉跄,但是没有气力可以让他再支撑着站起,他摔倒在地,冲击让他已经麻木的伤口又泛起疼痛,唤起了他丝丝的意识。地面冷冰冰的,他仰躺着看向天空,夹缝间的天空让他恍惚间有种躺在坟墓中的错觉。渐渐的,他感觉到自己似乎连撑着眼皮的气力也要没有了。
啊,这就是结束了吗?
有么点不甘,却也很平静,源氏缓缓闭上了眼。
“先生?”一个温柔的女声滑入耳中,最后看到...

5 13

记一件今天发生的巨可爱的事情hhhhh
今天中午本来以为没什么人的,然后F来找我玩了,过了会儿,N也来了,两三局后B也来了,然后发生了一场对话。

【场景】66号公路进攻方复活点
B毫不犹豫拿起了龙一文字,N慌慌张张但是因为初次见面所以又有点害羞:“啊!能不能把源氏给我呀……我也想玩源氏……”
B声音低沉,头也不回地把刀背上了:“不行。”
N有些不开心,声音里多了些郁闷,还有点点赌气:“我也想玩嘛!你给我嘛!”
B依旧冷着脸低沉着声音:“不给。我也要玩源氏。”
一直在一旁围观的麦克雷F默默地出声了:“……其实我也是源氏玩家。”
三个人看着彼此,场面一度很尴尬。
N回头看着我抱着自己的天使权杖看着他们,问我:“……...

2 14

大半夜开始复健……
关了游戏之后就开始心态爆炸哭了一场,所以也没画出人物开心的模样……
感觉都是自己太弱了,自己的天使没有玩好,我没有能保护住我的源才会让他这样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死去……如果我可以更强的话他就不至于如此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死在我的面前……
玩着玩着感觉特别绝望,可能是我有点太投入了……
所以我彩六那种满墙血迹和尸体的游戏我每每玩了一会儿我就受不了,虽然OW比起它温柔很多,但是我还是会感受到生命逝去时我的紧张和焦虑……
对不起……明明我有翅膀我却无法把你护在我的羽翼下……对不起……

1

【源天使】夕

夕阳灿烂的黄色,却冰冷得不含一丝温度,透过百叶窗斑驳落入室内,尽管角落都已经被黑暗侵蚀,窗边的床上还有那么点光芒照亮。
源氏就这么抱着膝盖蜷缩在那么点光中,人造皮肤几乎完全还原了他的模样,掩饰了他内脏骨骼都换成机械的事实。他沉默着面无表情,墨色的眼睛盯着黑暗中的那扇门,等待着。
果然,门被人打开了,但是黑暗完全淹没了来人。那人摸索着打开了门边的开关,头顶的灯亮起的刹那把整个屋子的黑暗驱散地干干净净,也刺痛了源氏的眼睛,他情不自禁闭起眼睛等待适应光亮。
“源氏。”
来人嗓音温柔,抱着资料卡和笔记本走到他的面前,似乎是在担心他的身体问题把手搭在他的额头。温热绵软的手掌,还有些摆弄机械时磨出的茧子。
“安吉拉...

1 10

【源天使】雨落

“停下!后退!源氏——!”齐格勒生气地喊着就向在空中翻腾的源氏飞了过去,在空中的那段时间就受到了来自敌军密集的火力,一发子弹擦身而过,滚烫的子弹差点撕裂女武神的表面。

杀红了眼的源氏根本听不进天使的话,直接冲进敌人密集火力区中起跳拔刀,天使的一直切着治疗以防源氏出事,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背后忽然跳出的敌人。

忽然一枪射入天使的肩膀,她疼得浑身一颤,权杖差点脱手,她赶紧转身拔枪应战,一边打一边注意着源氏是否还好。一瞥天使心里一惊,这时还在空中翻越起跳的源氏身上已经满是伤痕了,她顾不得那还在打她的敌人转身就向源氏飞去。

砍完最后一个人的源氏收起了刀,疼痛忽然像是潮水一样从四肢百骸的各处涌来,但是...

4 12

复健
感觉自从上了大学越来越不能自制,技能统统拿去点偷懒玩游戏了……赶紧练练手……
听着季终(不眠之夜2)画的,满脑子都是
「I'll never let you down,l can't smile without you boy.」清冷的女声很有冬天的气味,很喜欢

微博上淘米办的活动回家顺带搞一张~

塔巴斯属于我总是迷之画毁的人物,总的来说因为官方的锅我不是很喜欢他,他也无法让我有种恻隐之心。

要说的话其实我还是比较吃西蒙x塔巴斯,虽然西蒙真的是情商低破天际而且有些事情他知道但是就是不做或者去做的态度也相当让我想翻白眼,装作理智其实根本就是个感性主义还信誓旦旦地表示是自己情到深处……

讲到底还是淘米塑造的锅。

相比之下塔巴斯就可爱很多,虽然至夏任务让我真是一脸懵逼什么鬼,我对他印象还是保持在:虽然是反派但是有自己的理由和自己目的一步一步慢慢积累的行动派。

啊花语我还卡在玫瑰套,这尼玛新章节都要出了我要被官方甩下三个章节了,非洲人真是伤不起啊……

6 9

最近总是和朋友玩麦天使组合而出的脑洞……也不算脑洞反正就是强迫自己来写点什么啦!

头颅上忽然爆出红色的血花,麦克雷的瞳孔还维持着惊讶的睁大,却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只听到天使用她优美的声线在他耳边大声地呼喊着他的名字,带着哭腔和颤抖,随着他坠入深渊。
血液从麦克雷的头部不断涌出,虽然尸体还有着那么点温热但却没有一丝活着的气息了。
血液湿透了天使白色战斗服的下摆,她跪坐在麦克雷的尸体边,身体在哭泣似的剧烈颤抖着,却只是睁大了眼睛,用她抖动的手指为麦克雷合上了还没来得及闭起的双眼。黑影联合包围起了这对可怜的人儿,天使双眼无神地抬头看着那些人们,碧蓝色的双眼晦暗不明。
忽然一声枪响。
“砰——”
只见一个黑影缓缓...

2
 
1 / 5

© 金白白今天也要英雄不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