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源天使】雨落

“停下!后退!源氏——!”齐格勒生气地喊着就向在空中翻腾的源氏飞了过去,在空中的那段时间就受到了来自敌军密集的火力,一发子弹擦身而过,滚烫的子弹差点撕裂女武神的表面。

杀红了眼的源氏根本听不进天使的话,直接冲进敌人密集火力区中起跳拔刀,天使的一直切着治疗以防源氏出事,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背后忽然跳出的敌人。

忽然一枪射入天使的肩膀,她疼得浑身一颤,权杖差点脱手,她赶紧转身拔枪应战,一边打一边注意着源氏是否还好。一瞥天使心里一惊,这时还在空中翻越起跳的源氏身上已经满是伤痕了,她顾不得那还在打她的敌人转身就向源氏飞去。

砍完最后一个人的源氏收起了刀,疼痛忽然像是潮水一样从四肢百骸的各处涌来,但是还有没有停止的枪声。一转头他才发现朝他飞来的齐格勒和她背后的敌人。齐格勒身上的女武神装甲看起来已经到极限了,还有没入肩膀的弹痕,她身上染上的血迹斑斑驳驳、触目惊心。源氏赶紧迎上齐格勒把她护在身后,对着敌人一刀解决了。

清理完敌人的源氏大喘一口气,转身却看到齐格勒怒气冲冲的脸。

“不是叫你不要这么着急嘛?!还是说你的武士道精神又发作了?拜托,就我们两个人你出事的话我怎么办?!”

源氏愣了下,想要解释点什么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因为以前都是和师父搭档合作,师父的治疗可以远程传输,但是齐格勒不行。虽然这是他最喜欢的齐格勒啊,可以一起合作他已经很高兴了,但是……

“所以说为什么是我们俩嘛……”源氏暗暗吐槽,却被齐格勒听了个正着。她气得捏住权杖,转头指着源氏的鼻子说:“下次机甲坏了不要找我!”

说完头也不回大大踏步着就走了,源氏愣了好久才想起去追,却发现已经没了人影了。机械忍者看着这个废弃工厂的大门,从野外吹来的风夹杂着血液的腥咸,暗青色的天空暗示着夜色的迫近,拟人皮肤显示温度很低,如果是人类的话这时候应该已经起了鸡皮疙瘩了吧。又想起了齐格勒,源氏暗暗叹了口气。

明明都是半个机械了为什么总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他归刀入鞘,一步步走出了任务地。

外面是大片大片的荒地,野草呼啦啦地占领了这片鲜有人迹的土地。风喧嚣着卷过这些半人高的草,却还是没有看到齐格勒纤细的背影。想来这时的她很可能在这样的狂风下抱紧自己的身体以防热量流失,应该是一个孤独又脆弱的模样。

源氏心里一紧,脚步加快了几分。风却像是和他作对般越吹越紧,他烦躁地跑着,想着去那个郊区旅馆的路上总该能碰到齐格勒,但是耳畔全是风的嘈杂,天暗沉地仿佛要压下来般,让源氏看起来像是在追逐着一个心里的幻象,时间和空间都像是在这样的阴暗下被磨灭了般迷惑着人的感官。

忽然一滴雨滴在源氏的机甲上,就像是给了个温柔的预告般,下一秒雨水倾盆而下。这下源氏真的开始迷茫了,绝望瞬间袭上了心头,一想到这可能和齐格勒有关他的人类心脏忍不住跳慢了一拍。

“齐格勒——!”“齐格勒——!!”“安吉拉——!!!!”呼喊被淹没在了雨幕里,源氏忍不住狂奔起来,那个郊区旅馆曾经被嫌弃的破旧的屋子在他心里此刻是最大的希望。

狂奔着,回到了马路上,再几步就是一个小镇,再几步就是那个旅馆在风雨中亮着灯。源氏冲上去猛地推开门,不顾老板责备好奇的眼神奔上楼,脚步却在房间门口忽然停了下来。

如果现在齐格勒还没有回来,如果她现在其实还在那片荒地一个人风吹雨打地蹒跚着……

源氏又想回头跑回去时门忽然被打开了,齐格勒已经脱下女武神换上了便服,头发半干着散落在肩上,手上还拿着毛巾,看到源氏湿漉漉的便自然地把毛巾搭上他的脑袋,擦了擦汇到他下巴上滴落的雨滴,眼里有些诧异。

“怎么这么狼狈……”最后一个语气词还没说出,她已经被源氏楼进了怀里,又想紧抱又不敢用力的双臂颤抖着,机械音也是颤抖着在她耳边小声喊着:“安吉拉……”

齐格勒垂下了眼帘,缓缓地把手也搂上了源氏的背,像是安慰般一下一下地拍着。

等源氏平静点了齐格勒安排他擦干身体到床上躺好,自己拿出修理工具开始给他的机械关节和各个伤口修补起来。看着齐格勒低垂着眼,源氏忽然想起齐格勒从来都不是个软弱的女性,就算是守望先锋解散最艰苦的那几年她也从来没有真的失去过希望,她不需要依赖什么人,她和那些日本的传统女性从来都不一样。这样有着柔美却又有着刚强的她所以才会这么迷人,不是吗?

源氏偷偷握住齐格勒一只手,恰好她修理结束要起身,被这么一抓住又转过头来,看着源氏卸下机甲下的人类的温柔的双眼,她也温温和和地笑了笑,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源氏的胸口示意他松手,然后起身离开。源氏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他们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1月的Gency,开头是我和我家大腿日常争执x现在我的天使已经可以跟着他蛇皮走位顺带补刀【我的天使终于成为了单挑的王者x】

后面部分是开始考虑到源对齐格勒的那种复杂心情,齐格勒在我心中是那种非常独立自主的女性,她绝对不是那种小鸟依人那种日式的女性,她强大又美丽,这才是她的魅力所在。

源氏对她的迷恋一方面是出于雏鸟情节,另外就是她不同于他以前所见的女性。所以源氏喜欢她又不会与她相处,但是喜爱这种事情,岂是这种小事可以阻碍的?

齐格勒的话,与其说喜欢人不如说她更喜欢学术,她对于情感其实并不是十分理解,所以她对于源氏的喜爱关切有些不解,还有些措手不及。

总之感觉两个人之间会很有意思……以后还准备再写一篇hhhhh

感觉现在Gency也开始渐渐升温不写点什么对不起在坑底的自己啊……

评论(4)
热度(12)

© 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