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无知所谓的正义也不能伸张,死和活有什么差别,一样不能动弹不得不安静地等待别人给自己的安排,沉默地走完,装作看不见污秽、看不见烟瘴。那些自欺欺人,可怕的深渊,他们张着嘴大声嘲笑着,我们只能装作看不见、听不到。但是我还活着啊……却不能做出活着的姿态,只能摆出死去的冰冷。真是心累。

评论

© 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