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鲨美】恶梦Bad Dream(四)

恰逢周日,哥哥从乡下的老家打电话过来,让他看看老家院子里长好的葡萄,顺带来进行一次家庭聚会。

Michael的哥哥和他们的父母住在一起,这次回家正好可以问问哥哥和父母任何关于那个蓝眼睛的事情。


Michael驱车赶回乡下,途径一片森林,顿时浓雾四起遮蔽着视线。他有些困惑于自己是怎么进入这片森林的,一边想着一边想要倒车出去,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汽车无奈地熄火了。Michael下车查看了一下,是一棵到底的树,而回去的路隐藏在茫茫的雾气里怎么也看不清。他试探地向前走了一段路,可是怎么走都是树林,而他又不敢离汽车太远。无奈之下他只好返回汽车里重新发动引擎往前开,车载GPS显示他还在去往老家的那条笔直的公路上。Michael莫名地有点担心和恐惧,他打开了车载电台,可是无论怎么调频都只有沙沙的杂音。他心中开始浮现出各种以前看过的恐怖片情节,他想起了各种世界未解之谜这种他曾经嗤之以鼻的小道消息。

正当情绪紧绷的时候,浓雾忽然退散了许多,他远远地看到了自家那红色屋顶的平房,他赶紧踩重油门,以防这又是一个迷人障目的海市蜃楼。

好在这房子一直好好地立在那里,并不耀眼但是温暖的阳光穿过层层灰云安静地笼罩着屋子,这让Michael倍感安慰,停车下来的时候他还有些心有余悸。


门虚掩着,Michael自然地推开门,但是发觉了室内空气有些过分的冷清,日光穿过走廊的玻璃窗带着一抹可怖的冷蓝,玄关两侧的走道的门都紧闭着。他不安的情绪又在心里幽幽地升起来,站在走廊开始犹疑不定。

忽然厨房的门开了,他的哥哥探头看了看他,语气很不耐烦:“你在门口干嘛?快点进来。”

终于看到了人,Michael如获大释,赶紧走进了厨房。


厨房充斥着葡萄酸甜的气味,中间的料理桌上乱七八糟地堆着刚摘的葡萄和许多东西,通向后院的门开着,葡萄架上还未采集的葡萄沉默地望着室内的人。他的哥哥John懒洋洋地坐在酒吧椅上,端着酒杯喝着葡萄酒,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Michael环视了一圈,问:“爸妈呢?”

“出去了。”John的回答冷淡得让空气再一次凝固起来。

Michael想要调节一下气氛,想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

“哥,你认识这个人吗?”

John只看了一眼就情绪大变,愤怒而又震惊的样子,大声问道:“你哪里来的这张照片?你……你不是答应和这个家伙分手了吗?!他……他……”

哥哥狂躁的样子让Michael大吃一惊,同时让他惊讶的是原来他和这个人曾经交往过。

……或许那些梦都是我的记忆?


John似乎冷静下来了,他叹了口气,端起葡萄酒瓶大灌了一口。

“怎么了?你又想他了?那个你‘举世无双的’James McAvoy?”

Michael嘴唇微动了一下,但是还是选择沉默。John见他不回话,以为是默认了,便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下去了。

“你难道不记得当年你和他在一起时爸妈多么反对吗?他且不说你们是同性,只是一个工作不定的小说家,你们在一起他的消耗基本都由你来承担。对,那个时候你们还同居……”

忽然院子里一声响动打断了John的抱怨和Michael绞尽脑汁的回忆,听起来是有什么东西倒了,Michael刚想动身去看看却被John拦住了。

“估计只是葡萄架倒了,我去扶一下,很快的。”


John出去了,留下Michael一个人,他环顾了一周,然后选择坐在John刚才坐的酒吧椅上等他。John刚才喝的葡萄酒杯在旁边,里面还有一些酒渍残留,Michael端起来闻了一下,却奇怪地发现并没有一丝酒香醇的气味,甚至没有任何气味。

Michael在客厅坐了好久,可是John始终没有回来。他走到通向后院的门口,可是院子里很安静,寂静得仿佛会吞没一切的怪物。Michael迟疑地喊了一声John,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风刮过的沙沙声,仿佛在威吓着他。

Michael心中浓浓的不安瞬间上泛,他快步走回厨房,看见墙上的钟指着12点整,秒针一动不动。他的呼吸加快,快速冲出了屋子爬上了车。

他知道自己要马上回去。


这一切……或许和那段缺失的记忆有关!


评论(1)
热度(7)

© 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