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EC】二十度火焰

→Charles在人来人往的纽约街头上背着包穿越人群,脸上挂着轻快的笑容。

在下一个路口停下,对面的红灯上面广告电视播放着最新的电影预告。

“Cassie,see it.”女孩轻轻握着另一个躺在草地上的女孩苍白的双手,无名指上荆棘指环没入肌肤,鲜血艳丽的颜色淌在两个女孩儿纯白的婚纱上,失血过多让她眼神涣散。

“Lris……”轻声的呼唤,仿佛在回应。

“I`m here.”满足的微笑,甜美地无以复加。

病态的美丽,Charles歪了歪头。

 

→“额,那个,请问你是Eric·Lehnsherr?”婴儿蓝的大眼睛,带着些许的探究和畏惧,口音软糯可爱却又十分自然。

Eric嘴角噙着细微的笑容,眼睛微微眯起看着Charles,让Charles感觉些许不自在。

他的目光……感觉黏乎乎的。

Charles不自觉舔了舔嘴唇。

Eric的眸色又深了几度。

沉默些许,露出了一个彬彬有礼的微笑“你好,Charles。”

 

→“Charles。”Eric嗓音低沉。

这个原本比他高出半个头的男人低下他象征着荣耀的额头,静静地靠在Charles的肩头。

Charles举着酒杯的手僵硬地不知该做什么。

肩上的雄狮呼吸里带着香槟甜美的气息,这份陌生的重量让他不知所措。

Eric的温度从背后透过薄薄的衬衫,他全身发烫,仿佛变身那壁炉中红火的木炭。

救命啊……

Charles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Eric依然靠着他,手小心翼翼地环起Charles,希望不要被发现。

壁炉里的木炭上,火焰静静跳动着。

 

→“这次的目标。”Eric精致仿佛天人雕刻的五官让一张证件照也如从时尚杂志上剪下来的般,照片里的他微笑着,扑朔迷离的眼神勾人沉沦。

 “不可以再失手了。”打开沉重的皮箱,里面是来自潘多拉的礼物。

Charles婆娑了一下手里的袖珍手枪,垂下眼帘,碧蓝的眼睛沉得像一片孤寂的深海。

 

→Charles气急败坏地想要挣脱手铐的禁锢,但除了床被晃得吱呀乱响外没有任何用处。

Eric站在落地窗边,日光笼罩着他,镀下一圈迷幻的光晕。

他不急不缓地解开袖口的扣子,眼睛却紧紧盯着床上翻滚的人。

“不要白费气力了,警督。”他的声音比起往常更加深沉,失去了平日温和的气度,却有一股火从他的灵魂燃烧至修剪整齐的指尖,每个细微的动作都一阵躁动。

Charles停下了动作,喘着气,警惕地盯着眼前这个撕去伪装的恶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恶魔盯着Charles,那股火焰被与生俱来的优雅强压着,就等着释放的那一刻把一切烧的精光。

特别是我。

Charles不自觉又舔了一下嘴唇,那片双唇殷红地半张着,唇间暧昧的气息渲染着视野,直到黑暗袭来。

 

→“滚!”Charles举着枪,三不五时的爆破让他原本凌乱的举枪姿态更显脆弱。

原本精心设计过的房间被爆破震得凌乱不堪,落地窗碎了一地,家具倾倒破损,落魄有如这个男人现在的处境。

但是Eric冷静优雅如故,他盯着Charles,笔挺的西装和肃穆的神情让他如同在婚礼上的新郎。他稳步走向Charles,逼得他一再后退直到抵到墙壁。

距离枪口还有一步之遥,他感受到了Charles颤抖的双手和混乱得几近崩溃的眼神。

“不、不,求你了,不要……”Charles软糯的口音无意识地重复着拒绝。

Eric毫不犹豫地抓住他的双手按在头顶的墙壁上同时欺身而上,嘴唇贴着Charles战栗的双唇,眼睛捕捉着他惊恐不定的碧蓝。

四唇相接,若有似无的婆娑,Charles眼里的混乱进一步扩大。

“Charles。”明明是轻若无声的气音,在混乱的打斗声下却那么清晰地从耳朵刺入灵魂。

“I love you。”

恶魔在他的身上种下了最恶毒的诅咒。

他却忍不住甜美到哭泣。

 

TBC【可能会有→_→】

======================

灵感来自B站三个EC向的五十度灰的剪辑,但是写着写着感觉掉了TUT

所以产生了这个模棱两可的文章……希望大家看完可以留个言,批评也好,鼓励也好,感叹也好,拜托了QAQ

评论(9)
热度(15)

© 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