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关于背叛

他是被一阵琴声吸引过去的。
穿着休闲而又不失优雅的男人弹罢钢琴,抬眼看向钢琴边白色长裙可爱的少女,满眼的温柔和宠溺,道:“只要陆小姐喜欢,我秦某随时都可以为您而弹奏。”少女被这样的眼神注视,不忍羞红了脸,支支吾吾地应了,眼睛忍不住暗含着柔情频频送过去。
——想来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啊。
全餐厅的人都用或祝福或羡慕的眼光看着他们。
秦知淮捧着茶杯的手一片冰凉,连同心一起如坠冰窖,几乎失去知觉。一旁的柳梁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关切地问道:“怎么了小淮,你……怎么在发抖?”
他微张的双唇抖动半晌才晃出“无事”二字。
然,二字已经要尽了他的气力。
他颤颤巍巍地放下茶杯,磕磕碰碰的差点把茶抖出来,不顾柳梁关切的目光走开。
到了厕所,冰冷混杂着呕吐的欲望无限放大,让他瞪大眼睛却只是不能自禁地发抖。
眼睛好干涩,好像有什么要出来了。
秦知淮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无神的眼。
——你看到了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呢?
——看到了……又如何呢?
他忽然有大笑的冲动,忽然双颊一凉……
——终是哭了。
好痛……好痛……
好像有刀子在凌迟心脏般疼得无以复加。
呜……呜……好痛……好痛……
他再次抬头,镜子里映着满脸泪水的他和身后那个之前还在台上温情款款现在却表情阴沉的男人。疼痛麻痹了秦知淮的感受,他毫无情绪波动地看向镜中的秦之麟,只想对他这样的臭脸大笑,让他心情更糟。
可是嘴角翘不起来了呢。更加不想发出声音。
——走吧。心中有个小小的声音坚定地说。
秦知淮垂下眼。
走吧。
他转身要走,却被一把抓住胳膊,有人粗鲁地从背后抱住他。
温暖又冰冷。
这是谁。
这是『背叛』。 

评论

© 金白白今天又石乐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