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min

满脑子开车和上车的残废成年人

记一次梦

他叫Marco·Jack,马克陈。
大抵是早睡的奖励?他简直就是最美的天神一般。
他很高,一看就是华侨的脸,说不上英俊也说不上不好看,但是看着很舒服,声音低沉,很聪明,不低级趣味,爱看书,因为经常锻炼身材也不错,不过其实很喜欢吃甜食和炸物。
他是谜叔和微博上那个马克叔的结合,还混杂了很多其他的我喜欢的细节,完美到让我无法讨厌他,但是也太美好到让我不安。
我们在一次小聚会上认识,我是被朋友带去的,我本来对这种满是陌生人的小聚会很放不开的,加上这种满是上流社会英文中文混杂,我很别扭。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抱着小杯子一点点喝着饮料。他像是太阳的孩子,温暖的微笑和幽默的谈吐让所有人都无法拒绝,他是这个聚会的焦点,而他注意到了我,盯着我然后向我走来,似乎想要把我这个聚会不活跃分子带动起来。我本只想顺着他打个招呼做冷淡模样,我以为他会知难而退,但他似乎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握紧了我的手,双眼凝视着我对我笑了起来,然后那只手再也没有松开过。
他的世界对我来说充满了阳光,他和我不是一个资产阶级的,但是他从不嫌弃,送给我很多很多我没见过的玩意或者听过的很好的东西。
本来以为就是转瞬即逝的情感,他提出了结婚。
我几乎要忘记我来自黑暗。我是个杀手,我在黑暗中披荆斩棘,那个在光明下的我只是一个空壳。
但是这样的事情我实在是无法拒绝,我对他从来都那么冷淡但是他对我又是那么好,我每次下班回家他都会来迎接我,把我抱进怀里像是全世界最美好的珍宝那样,他那么温暖那么优秀,而我不仅差劲我甚至虚假到不行,他从未见过真正的我。
可是无法拒绝。
我结婚了,有了孩子,是个男孩。
三年转眼而逝,他牵着宝宝的手在家里的宝宝学步毯上走来走去,阳光透过落地窗落在他们身上看起来很温暖。我窝在一旁的沙发上微笑着看着他们,他像是猎人发现了猎物般看到了我抱着宝宝扑到我身上,强行我们仨滚作一团,嘻嘻哈哈地玩乐着。
他的工作我不清楚,似乎经常要到处跑主持会场什么的,反正是那种别人看来玩乐结合的轻松活,但是我觉得很合适。他那些模糊的信息和背景我从不深究,反正我也虚假着,我也不能要求真实,毕竟就算是假象,对我这个随时就会没命本不可能出现在阳光下的杀手来说已经足够了。

那天,我的工作很不顺利,不巧在下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路人,而且那阵子是全市加强戒备的时候,我狂奔着逃窜,差点败露,终于堪堪逃脱并且完成任务。
换了伪装的OL套装和高跟鞋,回到家,并没有和往常一样的灯光和他等我,我打电话给他,他似乎在一个展会,太吵所以听不清我在说什么,他甚至不如往常那般温柔,语气中冷漠夹杂着些许的不耐烦。我只好说我在家等你回来,我难得地温柔着,他却只是含混不清地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我要失去他的预感让我坐立不安,我们这个精心布置的家也似乎失去了温度。我还是迈开了步子去了他所在的那里。
明明没有用很长时间,大抵是夜深了,会展马上要关门了。会展人不多,我到了他之前接我电话的地方,没有他,我到处找他,每个人相像的不同的,到处,但是都没有他,最后被疏散着离场了。
我站在通向大门的自动扶梯上低头看着我的腿因为疲惫在发抖,夜风冰冷地吹着,马上就要离开会馆的灯光回到没有路灯而黑暗的街道上了,我还是一个人。
我的内心充满了平静,想着自己已经没钱了,得坐公车回家了,不知道这个点还有没有车。
大部分人都左转走了,而我右转迈入黑暗,我想着他,我们本来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他高大优秀,我矮小自哀自怨,找不到他就像我们之间,本就没有缘分。
突然从左后方一个高大的穿着黑白帽衫的身影拨开寥寥几个人从后面冲出来握住我的手腕,虽然很黑但是我还是可以清楚看见他的脸庞,他似乎是本来左转了又忍不住回头来抓住我,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笑,表情看起来很肃穆,又似乎有些责备我的任性又有些宠溺的温柔。
我的不安和疲惫终于爆发了,我扑进他的怀里哭了起来。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又双手捧起我的脸颊,像是这是他的珍宝那般,用大拇指抹去我脸上的泪水。
他笑了,温柔欣慰的笑容,不作假的真正的笑容。
“我没想到你会出来找我。”
还没等我说什么狡辩一下,他继续说:“接下去我们要分离几天了。”
他深色的眼睛里亮晶晶地倒映着我的模样,那样深情的凝望像是要把我刻在眼里一般。我着急地抓住他的手腕,急切地问他要去哪里。
这样真实的我大概是让他很受安慰,他没有说话,只是捧着我的脑袋让我和他额头相抵,这样的亲密举动总是会让我紧张,我们一时间沉默着听着彼此的呼吸。
我渐渐听到了室友在打电话,他的宽大的双手还捧着我的脸颊,稳稳地传递着温暖,双眼像是祈祷般紧闭着。
我知道要离开的人是我,但是他怎么知道的……
来不及握紧他的手腕和他告别,我就醒来了。

今天每每想起他便觉得心酸,我以为是他抛下了我却是我抛下了他,而我们从未敞开心扉地在一起笑过,除了最后那次,我担心在我离去后他那双紧闭的双眼里藏着眼泪,想到便感觉不忍。
希望下次我们还可以在梦里相见,毫无芥蒂地面对面,敌对也好相爱也好,我们可以继续,在一起听着彼此的呼吸。

评论

© Zumin | Powered by LOFTER